股票交易费:順德馳援湖北醫療隊隊員:“我應該勇敢一點,這是我來這里的意義”

集合竞价涨停 www.606307.live 發布時間:2020-02-18 來源:珠江商報

  連線隊伍:順德第四批馳援湖北醫療隊
  連線人物:何杰雄 彭楚欣
  支援醫院:武漢市第一醫院
  2月15日,是60名順德醫療鐵軍們分批進入武漢市第一醫院隔離病區收治病人的第一天。
  中午12點,來自南方醫科大學順德醫院的四名醫生——感染科醫生何杰雄、急診科醫生陳毅、重癥醫學科醫生盧劍海和呼吸內科醫生陳桂陽作為第一批隊員隨佛山醫療隊共48名醫護人員從駐地出發,進入到武漢市第一醫院隔離病區收治病人。
  體會了一回用尿不濕的暢快淋漓
  據何杰雄介紹,到了武漢市第一醫院,他們每人領了一套防護物資后就進入到緩沖區,按流程穿防護用品。由于事先已通過穿脫防護服的訓練和考核,大家都顯得比較熟練,約20分鐘后就規范穿好隔離衣來到隔離病區收治病人。何杰雄說,穿上“盔甲”后,當時的第一感覺就是憋氣、呼吸不暢快、行走困難?!耙喚氬∏?,氣氛就不一樣了。同事們都很少說話、小心翼翼?!?/div>
  右圖:醫生何杰雄(右四) 和他的戰友們。/醫院供圖
  作為第一批進入隔離病區的醫務人員,收治任務非常重,一下子就來了幾十個新病人,作為身經百戰的醫生,何杰雄和他的戰友們有條不紊地進行常規的診療工作,其間互相提醒、互相照應,通過大家的努力,完成了60多例新增患者的收治任務。由于在病區時間較長,何杰雄在隔離病區期間還體會了一回用尿不濕的暢快淋漓感覺。
  下班時,已經是晚上6點多了,脫防護服是最關鍵也是最緊張的一個環節。何杰雄和他的隊友們兩人一組,互相監督?!巴遜闌し闋慊?0分鐘,雖然時間有點長,但我們還是互相提醒早期還是要慢一點、穩一點,后面熟練了會加快!”何杰雄說。
  15日晚上7點多,踏出醫院大門的一刻,看到來到武漢后的第一場雪,何杰雄發了一個朋友圈: 漂亮!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病人喘著粗氣堅持道謝
  2月13日,順德第四批馳援湖北醫療隊奔赴武漢,當時作為隊員的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護士彭楚欣還在感嘆,前幾天為肖強博士(順德第二批馳援湖北醫療隊隊員)送行,沒想到這次是把自己送走了。
  抵達武漢后,彭楚欣和其他醫療隊隊員一樣,快速適應了武漢當地的工作節奏。從2月16日開始,她用工作手記的方式,記下自己在抗疫最前線的點滴。
  
  護士彭楚欣給自己“打氣”。/醫院供圖
  “我是一名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的護士,15日我有幸被挑選為第一批‘上戰場’的護士。此前從來沒有穿脫防護服的經驗,難免有點緊張,擔心自己會適應不了出現缺氧、頭暈、心率加快等情況?!痹詮ぷ魘旨塹目?,彭楚欣寫下了自己上前線時的心情。
  進入更衣間后,彭楚欣看到小小的空間雖然擠滿了支援的醫護人員,但是在院內工作人員的指導下,有條不紊地穿戴好所有防護用品,彭楚欣覺得“其實也并非所說的沉悶壓抑,頓時就感到心安?!?/div>
  彭楚欣當天的工作是撿醫囑、帶領患者進入病房并登記其基本資料,其間還要兼顧發飯盒、替患者打開水等工作,她說:“每次的幫助都能收到患者和家屬的連聲道謝,他們真的很善良也很有禮貌!”
  工作雖緊張又瑣碎,但彭楚欣依舊收獲了不少感動。
  工作期間,一名中年阿姨得知彭楚欣和她的戰友們是從順德過來支援,這名阿姨發著高燒、喘著粗氣還是要堅持跟她道謝。一名中年大叔從彭楚欣的說話口音中猜到他們來自廣東,同樣也表達了感激。他安置好一切之后,打了電話給居家隔離的女兒報平安,“我已經辦好住院了,不用擔心。我有信心,身體會好起來的,我相信醫生!”
  看到這一幕,彭楚欣心里有點難受,她在工作手記里寫上:“我更應該勇敢一點,這是我來這里的意義”。
  
  文/珠江商報記者黃皚茵 通訊員譚幸東
  連線隊伍:佛山市第三批馳援湖北醫療隊
  連線人物:朱妍
  支援醫院:荊州區中醫院、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
  在到達荊州支援的第四天,朱妍和隊員們接到通知“大家收拾好行李準備明天轉場,與韶關和廣州隊合并前往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突如其來的消息,意味著,馬上就要離開荊州區中醫院了,朱妍利用短短時間便適應了荊州區中醫院工作,然而即將要與當地醫院的同事分別,有點不舍。
  離開荊州區中醫院前,為了不增加當地醫院同事的負擔,朱妍決定堅持上好第二天的早班,站好最后一班崗?!跋氳郊唇透帳煜さ耐路摯?,有點莫名的心酸?!?/div>
  因為冷空氣南下,氣溫下降到了零攝氏度,天空下起了雨夾雪,還沒天亮,朱妍裹著當地給隊里每人派發的軍大衣準時坐上了接送車來到醫院,和同組的“97年”護士小妹妹一起并肩作戰“站好最后一班崗”。她們互相幫助穿好防護服,檢查無誤后一起進入病區。進入后和夜班的護士交接查房,核對好藥物治療等工作流程,由于醫院沒有專業的清潔人員,她們現在要承擔病區的所有工作,包括清潔及消毒。
  “氣溫只有零攝氏度,我們包裹在層層隔離衣內,身上卻早已經被汗水浸濕?!本恍∈?,終于完成了清潔工作,朱妍和醫生一起參與查房,這樣才能保證對每個病人的癥狀病情了如指掌。
  查房結束后,輪到護士“上場了”。她們為患者輸液、測量生命體征?!霸詘?2床的大叔量體溫時,他看到了我的工牌,驚訝地說你真的是廣東來的嗎?難怪你個子那么高,太感謝你們的幫助了,今天下雪了,你們應該很冷吧?”短短的幾句話,讓朱妍心里備感溫暖。
  中午,為住院病人派發完午飯、指導好他們服藥后,基本完成了本班的工作,交接班后,朱妍結束了在荊州區中醫院的工作。下班后,她回到住處整理行裝,準備前往下一站——荊州市第一人民醫院。前方,又將會是一番新的挑戰?!拔蟻肫鶘銜縭倍映に檔幕埃閡交と嗽痹諞咔槊媲熬褪欽絞?,行軍打仗很正常,大家要保持積極的心態,應對新的挑戰?!?/div>
  文/珠江商報記者甘柳瑩 通訊員岑婉梅

(責任編輯:許卓)

{ganrao}